鱼生一只桃

少年目光沉着却狂热,自知其苦,自得其乐。

➳♡゛全职专属 叶蓝不拆不逆拒绝ky

➳♡゛写文还是喜欢被叫鱼生

➳♡゛苦逼医学狗,期末日常消失

➳♡゛生活是生活,故事是故事,可生活未必不能活成故事

【叶蓝|ABO】雅俗共赏(22)

❤娱乐圈paro

❤作曲编曲叶×歌手词作蓝

❤私设多,OOC预警,有双花情节

❤前文见tag 叶蓝雅俗共赏


之后半个月过得飞快,蓝河除了吃饭睡觉录音和参加了一个电台节目剩下的时间都在钢琴面前窝着,勤奋的连叶修都觉得不可思议。

“中午要不要睡会儿?”从身后抱住咬着笔头在钢琴面前皱着眉的人,总觉得这几天这人瘦了一些,但是他又理直气壮地说自己从来没胖过被敷衍过去。

“不困。”蓝河正在烦恼,听到叶修的话头也没回的答了一句。

“你这么努力我危机感很严重啊!”叶修故作严肃的打趣道。

蓝河也不理他,无奈的笑了笑。

“你说说你,每天在闪光灯底下多少眼睛盯着你”,叶修在他耳朵边压低声音,“我就想赶紧把你标记了让别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人。”

半玩笑半调情的一句话,蓝河身体却僵了僵,不过下一秒就恢复了正常,胳膊肘向后把人支的远了一点:“算了,去睡一会儿吧,你在这儿我也写不出来。”

“好嘞。”目的达成,叶修心满意足的一把将人捞起来往卧室走去。

蓝河一时重心不稳,慌乱间搂住叶修的脖子,下巴支在他的肩膀上,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叶修……”

“怎么了?”叶修打开卧室门,顺带把试图进卧室的笑笑拦在门外。

“没事……”,被人放在床上压着吻了下去,叶修并没有看到前一瞬间蓝河脸上露出的黯淡。

 

一个绵长的吻一直到蓝河喘不过气轻轻推了推叶修才停了下来,等蓝河在自己怀里轻轻的喘匀气,叶修才支起身:“累了没?现在睡得着了吧?”

蓝河没理他,把脸蒙进被子里,又被叶修抓出来好好的窝好被角。

“睡吧,我下午有点事出去一趟,如果赶不及回来你晚上自己吃。”

“嗯。”

 

闭上眼睛,一直听着门外没了动静,又过了二十多分钟蓝河才静静的张开眼睛,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口确定门外没了动静才走下楼。

拿起手机翻出通讯录,发了条短信等到有了回复才又走回房间。

还没来得及灭的屏幕上是和医生的消息界面——

“张医生,我下午来复诊时间可以么?”

“可以。”

 

走进诊室的时候张新杰正在整理前面的病例,看到蓝河走进来只是示意他先坐,依旧有条不紊的做完了手上的事情,然后才扶了扶眼睛开口:“下午好,最近身体有什么异样么?”

“吃了药感觉好一些了”,蓝河答道,“上次详细检查的结果……”手上不禁用了几分力气。

“出来了”,张新杰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夹,五六张检查报告整整齐齐摊在蓝河面前,“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的确是和我上次的猜测差不多,你的身体因为长期服用强效抑制剂腺体的分泌周期出现了问题,生殖腔状态也不是很乐观。”

蓝河微微低着头,没有说话。

张新杰见了他的反应也没有多言,顿了顿继续说道:“最直观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你的生殖腔有可能不再开放,换言之你可能不能被被完全标记,腺体的分泌周期也有可能会出现混乱,性情会有不稳定的情况,发情期也会受到影响……蓝河先生现在有固定伴侣的对么?”

“嗯。”

“那我的建议下一次不如让伴侣和您一起来,有固定伴侣紊乱的分泌周期可以有伴侣配合不是什么难解决的事情。”

“我考虑一下……”蓝河说着抬起头,“张医生,能麻烦你,先不要告诉叶修么?”

张新杰大学时是校学生会秘书处的,和叶修也认识,蓝河之所以来这里也是因为他目前的身份熟人比较有保障,只是结果是大家都没有预料的而已。

张新杰看着蓝河,沉默了半分钟,然后开口:“保护病人的隐私是我的职责,蓝先生可以放心。”

“谢谢您。”蓝河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就检查结果来看也并不是那么不乐观,如果配合治疗按时吃药那么治愈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张新杰说道。

“好的,那麻烦您先给我开药吧。”蓝河答道。

等张新杰开好药诊室的门刚好被推开了,一个带着口罩的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心翼翼的环着他。

张佳乐有点意外的摘下口罩:“蓝河?你怎么在这儿?”

“啊……我,我来做个例行的身体检查,开一点药调理一下,最近有点累。”蓝河慌乱的答道,一边张新杰已经安安静静的把他的几张检查单收拾起来重新装进了文件夹里。

“这样啊,老叶呢?怎么没陪你一起?”张佳乐微微扶着腰坐了下来,这时蓝河才发现上一次见面虽然还看不出来,但如今张佳乐小腹已经微微隆起。

“他有事忙”,蓝河微微笑了笑,“恭喜你啊,最近要注意身体。”

“哈,是,这几个月难熬的很”,张佳乐转身对着张新杰喊道,“快给我看看,我这几天胃口特别不好!”

“你现在正好是在有孕吐反应的时间段胃口差是正常的”,张新杰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你注意一下少吃油腻的会好一些。”

“可是大孙每次买的东西都很好吃啊!看得见吃不着很痛苦的好嘛!”张佳乐嚎到。

“那我先走了。”蓝河留下一句,脚下匆匆的离开了诊室,仿佛再多待一秒心里都会被窒息般的感觉弥漫。

 

取了药看看时间还早,蓝河便开车去了公司。

刚走出电梯却好巧不巧遇见了最不想见到的人——杨岸。

“呦,这不是蓝大明星?怎么最近很少见到你啊,怎么,媒体面前海口夸得太大了正在试图弥补呢?”

“……”蓝河懒得与他计较,转身想要离开,却被杨岸拦着了去路。

“怎么?这么急着走干嘛去?”

“我干嘛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都不用去做自己的事么?”

“哎呦,我可没有你这么清闲,我每天还要跑通告养活自己呢,哪像蓝小鲜肉凭一张脸就可以有金主爱慕坐享其成?”杨岸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嘲讽。

蓝河不知道他又是从哪里听来了流言蜚语,不想与他起冲突,正要转身走,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什么金主?经过我同意了么?”


评论(16)
热度(111)
© 鱼生一只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