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生一只桃

少年目光沉着却狂热,自知其苦,自得其乐。

➳♡゛全职专属 叶蓝不拆不逆拒绝ky

➳♡゛写文还是喜欢被叫鱼生

➳♡゛苦逼医学狗,期末日常消失

➳♡゛生活是生活,故事是故事,可生活未必不能活成故事

【叶蓝】落花时节又逢君(1)

将军叶×琴师蓝(?身份暂时迷)

来自小天使 @浮生 的点梗,感谢姑娘点梗ww稍微改动还望见谅……

❤架空古风,私设满天飞

❤蓝河是真名

❤所有背景都是瞎编的

❤一个【可能】会写长篇的短篇试阅

只愿在这乱世,有日能与你把这酸甜苦辣,波澜起伏,过成平淡悠长的岁月。

他也曾一个人在飘摇风雨里不知道自己所求为何,心中只剩满满的恨意。

遍体鳞伤后余下无爱无恨的一具驱壳,行走在山水之间,漠漠长天一叶青,他看到的只有黑白。曲声精绝,人人皆在台下叹蓝桥公子琴技世间无人能敌。

唯有他,走到身边,按住他的手,这曲中没有情感,小公子若有杂念,何不先抛了?

省得浪费这琴。

是什么时候为了他开始有了一颦一笑,有了懊恼和烦忧。

梦里恍若故人来,梦外花落人不知。

↑废话真多↓都能忍那么下面正文

叶修第一次见到蓝桥是在蓝溪阁里,说起这京城的蓝溪阁只要是外来人都会听杭州城里的人说道一番。

比如蓝溪阁表面看只是个文人墨客的喝茶赏乐的风雅之地,但实则做着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买卖。

比如蓝溪阁的蓝桥春雪,是上一位圣上还是个太子时曾收在府里的忘年交的蓝颜知己。

这第一条大部分可能是一传十十传百以后变味的传言,可第二天确实毋庸置疑的事实,毕竟几年前还是王爷的那位在拂花亭的诗会上一掷千金为还只是个卖身于青楼的琴师的蓝桥春雪赎身的故事还口口相传。

不过叶修见到蓝桥春雪的时候,他已经在蓝溪阁里弹琴,那些人后嚼耳根子的传闻他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每天在帘后弹琴练字,是不是还能看到蓝溪阁邻水的阁楼上一个身穿水蓝色长衣的身影独倚高楼发呆的样子。

当今圣上在父亲驾崩后的第二年推翻了自己亲兄长继承的权威,登上了皇帝的宝座。
可这却不是众望所归。

翎光帝心思重是出了名的,即使身处帝位也生怕别人夺了权去,及暮年才立了所有皇子里最听话的一个做了太子。

也是最没有志气的那个,只爱琴棋书画的太子,收蓝桥入府后更是不问朝政。

大概是被父亲长年的压制扭曲了心思,如今靠着策反上位的圣上,心狠手辣的压榨下几乎民不聊生。

因此蓝桥春雪成了蛊惑人心的祸患,导致王朝更迭混乱的根源。

虽然没人问过他当年愿不愿意,人们只是为了自己的不舒心找个发泄的借口。

叶家世代忠良为朝廷效忠,父亲两代丞相,本一心培养两个儿子从文,可无奈叶修从小不喜读书,却对带兵打仗表现出了极度兴趣,但是二公子叶秋文质彬彬很有父亲的风范——

可这在皇上眼里却成了威胁帝位的阻碍。

新上位的皇帝最需要的便是朝中势力对自己的忠贞,偏偏叶辕对于这位皇帝极度不满,竟被皇上随便找借口削了职,换上了自己的心腹之人。气的还值壮年的老爷子当即病重,叶夫人也因急火攻心卧病不起。

作为家中长子,叶修此次携家眷从风雨飘零的京城来到杭州,只为先有个安身立命之地,再从长计议。

叶修是来赴约的。

虽然他不知道招待自己的竟然就是这位从来都坐帘后不见人的蓝桥春雪本人。

“叶将军请稍等,阁主这就来了。”穿着青衫的丫头奉上茶说完后就退了下去。

来不及思考阁主是哪位,精致小巧的杯子让他一路赶过来的口干舌燥被无限放大,端起茶抿了一口,沁人的芬芳弥漫口腔,正值碧螺春的季节。

没多久一个人从内室走了出来,一身水蓝长衫,脚步轻轻的,似乎是不太舒服面色不太好,但是眉眼间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

不慌不忙的坐下,开口,温润明朗的声音:“久违叶将军大名,鄙人蓝溪阁阁主,蓝河。”

分明就是蓝桥春雪。

见叶修愣了愣,那人弯起一个笑。“是喻军事让我来的”,然后又顿了顿,“看样子叶将军也听听闻了一些蓝溪阁的传言,没有根据也没有什么可传的,喻将军有过交代我也就直说了。”

于是温润如水的声音交代着蓝溪阁是南边云南王黄少天与内陆传递消息的地方,现在由他掌管。当面叶辕亲自前往云南,与黄少天的父亲谈定,保了南境和这些年的太平。

只是如今新皇帝登基颇有点想树树威风的意愿,竟然也把目光转到了云南部分。

大概这也是黄少天愿意和叶修搭上线的原因。

既然都与这位天子不待见,那么利益就是站在一边的,这位年轻的云南王心思叶修不是看不明白。

“啧”,叶修咂咂嘴,蓝河也一直观察着这位的反应,虽然有些明显的旅途奔波后的疲劳,可神色间却不见家道中落后的失落,反而带着从容,整个人懒懒散散的,“云南王真是心思缜密,只是这位喻军师……”

蓝河摇摇头,说云南王心思缜密怕是不妥,毕竟这也是个年少轻狂的主。

黄少天的父亲早年在沙场上曾被暗器所伤,身体一直不好,去年刚刚过世,年少的黄少天被推上云南王王位正值京城风起云涌之时,若不是有个从小一直长大的伴读喻文州在旁辅佐,恐怕这南边早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喻军师与黄少情同手足,如今是黄少的左膀右臂。”蓝河也没有什么隐瞒,交代的清楚。

叶修听了也只是笑笑不说什么,于是蓝河继续说道:“黄少已经要我在这里安顿好了一处宅院,位置不错,也适合叶大人养病,杭州这里天气好,叶大人的身体会好起来的。”

“谢谢。”那人难得严肃了一下。

“叶将军不必客气”,蓝河笑笑,“那我便带叶将军去看看宅子,可以的话明天就可以搬进去了。”

“哦?我当蓝溪阁的蓝桥春雪是从来不踏出这里的。”叶修笑道。

刚刚站起身的人脚步顿了顿,然后转身。

“叶大人看样子听说的不少”,蓝河莞尔,“只是叶大人不知道的,也还有很多。”

“那日后还请小蓝赐教了。”那人稳稳起身。

正是江南莺飞燕舞的季节,暖暖的春风带过一树飘摇的梨花雨。

————————————————————————

县里一个小目标,比如今年年底之前把目前开的和马上要发的四个梗和现在的《你啊你啊》完结掉……

望天……

评论(9)
热度(34)
© 鱼生一只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