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生一只桃

少年目光沉着却狂热,自知其苦,自得其乐。

➳♡゛全职专属 叶蓝不拆不逆拒绝ky

➳♡゛写文还是喜欢被叫鱼生

➳♡゛苦逼医学狗,期末日常消失

➳♡゛生活是生活,故事是故事,可生活未必不能活成故事

【叶蓝|ABO】雅俗共赏(6)

❤娱乐圈paro

❤作曲编曲叶×歌手词作蓝

❤私设多,OOC预警

❤前文见tag 叶蓝雅俗共赏


长期被抑制剂压下来的发情期来的凶猛,一直折腾到第二天下午蓝河的体温才彻底退了下来,等睡醒则已经是半夜两点多的事了。

像是被包裹在蚕蛹里,温暖极了。

蓝河稍微动了动,全身上下都想散架了一样又酸又软,却没有黏腻的不适感。

带着一点点惊讶发呆的时候背后一直环着自己的人醒了过来,温暖的鼻息铺在颈侧:“醒了,还难受么?”然后环在腰上的手又收了收。

蓝河的脸刷的就红了起来,一瞬间升起来的温度就差让叶修怀疑是不是他的发情期并没有过去。

 

“没。”蓝河不自在的开口,想佯装再次睡去,却被叶修有力的手臂控制住将人整个翻过来面对自己。

才睡醒的Alpha眯着眼,头发有点乱,表情却明显透露着一副餍足的样子,对怀里的Omega带着无法掩饰的控制欲。

“饿不饿?一天没吃饭了。”叶修揉了揉蓝河的脑袋,经历了一整天的剧烈运动,蓝河几乎只喝了几口水,发情期以正常的方式过去,身体除了疲惫上也不再不适,于是也不客气的点了点头。

回答他的是楼下传来的门铃声,蓝河听到声音明显身子僵了僵,察觉到的叶修低头安抚的亲了亲Omega的额头,说道:“没事,我去开门,你再睡会儿等下吃饭。”

反正已经这样了,蓝河认命的点点头,缩进了被子里,身体上还是疲惫的,离开了Alpha的人肉取暖,果断裹紧被子又合上了眼。

睡着的太快以至于没有看到叶修盯着他看时充斥着复杂感情的眼神,还有轻手轻脚穿上衣服的举动和为了不要发出动静小心翼翼带上的门。

 

叶秋在准备抬起手按第五次门铃的时候门终于开了,叶修皱着眉说:“催命呢一遍一遍按。”

“混账哥哥”,惯用的开头问候结束以后叶秋扬了扬手里的东西,“真拿我当苦力么,这大半夜我还在加班呢你当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说着叶秋准备进门,刚凑到门口却吸了吸鼻子开口骂人:“靠,你把信息素收收行不行,在家里发什么情。”

“哥乐意!得了你进来干嘛,不是忙么你忙你的去。”叶修说着接过叶秋手上的东西,就把人往门外赶。

“你!”叶秋气极了,无奈即便是兄弟同为Alpha这样浓郁的气息也会挑起他骨子里的斗争意识,只得撑着门最后开口,“妈问你什么时候回去看看呢。”

叶修也顿了顿,然后伸手把手里的几个袋子放在鞋柜上:“过段时间吧。”

“唉”,叶秋长长的叹了口气,“当时的事情爸妈做的是有不对的地方,但是毕竟是你不听话在先,你……”

“行了我知道”,叶修伸手,像小时候一样揉了揉叶秋的脑袋,“这边还有些事,我忙完了的。”

“好。”叶秋只得应道,然后转身走了。

并没有发现在浓郁的Alpha的苦艾酒信息素里混杂着的一丝柔软的花香。

 

蓝河再次醒来时叶修正把他揽在怀里换衣服。

“!”蓝河猛的蹬了下腿,把正在给他扣衬衣扣子的叶修也吓了一跳。

“诶干嘛呢,看起来你也没多累啊。”叶修开口调笑道。

“我自己来。”蓝河说着,猛的就要从叶修的怀里坐起来,无奈一用劲腰立刻像散了架一样的扯着疼了起来。

“逞什么能呢你,赶紧穿好了好吃饭,你下午还有通告呢吧。”叶修在蓝河“嘶嘶”的轻声喘气间开口。

蓝河一听也没了脾气,只得低着脑袋不看他,闷闷的说:“你怎么知道我有通告。”

“哦,刚刚你经纪人,那个什么春打电话来,我让他下午来这儿接你。”叶修淡淡的回答。

 

靠!

 

昨晚莫名其妙的消失已经很不好解释了,现在你让他来一个大A家里接他的Omega艺人?

 

“你现在有力气走?”叶修继续说——蓝河继续无语。

 

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是谁造成的……

——什么你说是因为我?

蓝河表示心累。

 

下楼几乎都是被叶修半扶着走的,坐到餐桌旁,木椅子被换成了放在沙发旁的的那把软的,还又垫了好几个靠垫。

蓝河抿抿嘴,做了上去,嗯,挺舒服,腰也不用太用力。

餐桌上摆着一大碗熬的细软的海鲜粥,还配着几样凉拌菜,清淡却诱人。

正适合耗费了大量体力还需要补充营养的Omega。

蓝河咽了咽口水,接过叶修盛好的粥,一口下去便满足的眯了眯眼。

 

饭桌上两人倒是没什么话,吃完蓝河坐在椅子上歇着,叶修把碗收进厨房泡着,出来看到又快要睡着的Omega,本来就偏瘦,做艺人可能休息也不太够眼下有淡淡的青。

“一直这么吃抑制剂后果是什么你知道么。”沉沉的声音传入正在闭目养神的蓝河的耳畔。

突然有什么东西梗在嗓子里,蓝河艰难的开口:“知道。”

 

对性腺不可逆转的伤害,过量服用可能造成的耐药性,甚至危害自身健康和生命。

 

眼睛没有张开,但他听见了一声浅浅的叹息,然后有温热的鼻息的在耳畔,叶修凑在他身后,声音微微沙哑:“这不是比吃抑制剂舒服几百倍么……”

 

Alpha的信息素从头笼罩下来,却让蓝河觉得浑身发冷,他猛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叶修的脸,撑着椅子扶手从上方静静的盯着自己。

 

蓝河蜷缩在沙发上,脑袋埋在膝盖之间,夏末的天微微发凉,风从没有关好的窗子吹进来,带着几分凉意。

就像那天晚上后来自己一定叫醒了还在睡觉的大春来接自己,坐在车上摇下车窗玻璃时吹进来的夜风,明明是春夏之交暖融融的气候,却凉透了心。

 

当时那人的话有什么不对呢,却换来自己这么激动的反应……

蓝河苦笑了一下,然后起身关窗户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一个活泼清亮的女声从电话里传来:“你回来啦?我把笑笑带来咯?晚上一起吃饭吧!”

 

“好。”蓝河笑笑,轻声开口。

 

评论(22)
热度(178)
© 鱼生一只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