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生一只桃

少年目光沉着却狂热,自知其苦,自得其乐。

➳♡゛全职专属 叶蓝不拆不逆拒绝ky

➳♡゛写文还是喜欢被叫鱼生

➳♡゛苦逼医学狗,期末日常消失

➳♡゛生活是生活,故事是故事,可生活未必不能活成故事

【叶蓝|ABO】雅俗共赏(12)

❤娱乐圈paro

❤作曲编曲叶×歌手词作蓝

❤私设多,OOC预警,微喻黄、双花

❤前文见tag 叶蓝雅俗共赏


叶修的手机在半夜的寂静中响起来显得更加响亮,本来已经进入深度睡眠的人睡意朦胧的划开接听键,响亮的女声就从电话里传来:“叶修你赶紧到工作室来一趟,出事啦!”

被这么一吼再怎么困也被吓醒了一半,叶修半坐起来有点无奈的揉揉眉心:“老板娘,大半夜的怎么了?”

“小唐入围的那个新人奖听说被人掺了水分,她的脾气你也知道的,而且这种事谁碰上都不爽吧,这个奖对她很重要……”

叶修打断陈果在电话那边有点凌乱的话:“行了我这就过来,你把目前的情况理一理,我到了以后想要一个可以听明白的解释。”

“好。”陈果便不再多言,叶修挂了电话,换好衣服随意洗了把脸就出了门。

 

晚上的风带着凉意,蓝河却觉得自己几乎被心里一股股冒出来的喜悦的热度充斥着四肢百骸,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微微有点发抖,那本课本被放在副驾上,蓝色的卡片是亮面的,所以虽然有点褪色依旧在从车窗外照进来的路灯下微微泛着光泽。

 

叶修到工作室的时候唐柔安静的坐在会议桌的一端玩着手机,倒是陈果急躁的转来转去,仿佛事件的中心人物是自己似的。

“怎么回事儿?”叶修把外套脱下来搭在椅子上坐下,不紧不慢的开口。

“小安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应该嘉世那边动了手脚”,陈果急急地开口,“前几天就听说那边韩国的那个评委一落地就被接走了说是这边有认识的人,没想到倒是这么一层‘熟人’关系。”

“小唐,你有什么想法么?”叶修是在一年前离开嘉世后遇到了陈果,然后时无意在网上看到了她的朋友唐柔的作品,在这个情歌满天飞的现状下,这个姑娘的词却透露着一种锋利的光芒,字字戳心。

唐柔原本就不是专业的,但是接触之后反而被叶修发现声音也很不错,这一年出了张个人EP,凭借作词拿下了金曲奖的最佳词作的入围机会。

安静地坐着的Alpha女性放下手机,眼睛里带着一丝淡漠和不服气的倔强:“不是很在乎。”

“啧”,叶修浅淡的笑了一下,敲敲桌子揽住要炸毛的陈果,“好了,你的意思是如果是这么拿来的奖也不是很在乎吧?”

“……嗯。”唐柔迟疑了一下。

叶修点点头,划开手机开始拨电话,接通后走了出去。

 

等脚下落了一地的烟头,叶修才挂了最后一个电话,然后揉揉脸对着陈果说:“今天我休息一天啊!晚上去见Allan,没事儿别找我!”

Allan是评委团里的英国评审。

“叶修!”唐柔闻言站了起来,眉头有点纠结的皱了起来。

“小唐,我只是给你争取最大的公平”,叶修知道她的心思,笑了笑,挥挥手往外走,“后面没拿奖今晚哥请吃饭的钱可找你报销啊!”

“扣死你!”陈果听到也笑了起来,冲着叶修离去的背影笑着骂道。

 

叶修走出大楼的时候已经四点多了,夜里还是有点凉,他裹了裹外套快步上车发动回了家。

电梯打开之后他低着头掏钥匙,抬头之后却是“啪嗒”一下,钥匙落在地上的声音让楼道的灯应声亮起,蓝河脸色有点苍白的站在自己面前,眨着眼有点慌乱的看着他。

 

“我……”蓝河刚要开口,就被叶修抱住了,靠在门内口站了将近四个小时的蓝河身体有点发僵也很冷,瞬间被温暖包围让他的腿有些发软,却被人牢牢地箍在了怀里,霸道的苦艾酒味道和淡淡的烟味紧紧地裹住了他。

“叶修……我……”蓝河叹了口气,要开口却又被叶修打断了。

“先进门再说”,叶修伸手拉住了他,转身开了门把人扯了进去。

Alpha的语气里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所以直到蓝河换好鞋以后才反应过来,楞在门口硬是不愿意再往屋内走一步。

紧紧攥在身侧的拳头暴露了他的不安,注意到了的叶修也反应过来蓝河三个月前在这里的经历并不很愉快。

轻叹了一口气,叶修走上前轻轻拉住蓝河的袖口把人往里带,蓝河只听到叶修的一点点叹息:“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白天里在闪光灯下的青年此时不像是那个温和但却有点疏离的样子,反而像个小动物一样容易受到惊吓,听到叶修的话抖了一下,然后徐抬头看向他。

“怎么了?”叶修有点好笑的收回手,然后才注意到他捏着的东西,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嗨,这你是从哪里找到的?我找了半天都没看到。”

手里的蓝色卡片被叶修抽走,却在最后一秒被蓝河攥住,他死死地盯着叶修,眼睛里蒙着水雾,抿着嘴一言不发。

叶修一下子就慌了神儿:“诶我说,你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蓝啊,这可是我给你写的啊?但是毕业那阵你没来我也找不到你才一直……”

“叶修……”听到这句话的蓝河才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又皱起了眉头,“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叶修忙碌了一晚上现在大脑已经很疲惫,被问得一愣一愣的。

“为什么……你明明说过不喜欢……我……”蓝河似乎很费解的歪了歪脑袋。


——————————————————————————

 

叶修的毕业晚会进入了筹备阶段,也如之前约定好的,叶修给蓝河留了一个节目的空位,而且还是在晚会的倒数第二个。

“学长……我……我不行的吧……”蓝河有点慌乱的看着叶修的安排,开口。

“有什么不行的,我的晚会我说行当然就可以。”叶修拿起一串鸡翅拨了一个给蓝河,剩下一个拨拉进自己碗里,无视掉黄少天恼火的背景音。

“可是……”小青年依旧一脸纠结。

“蓝河,我之前对你说的什么?你的信心呢?”也修停下了手里的筷子,看向蓝河,“你要向被人证明的东西呢?”

烧烤摊热闹的人声被隔绝,蓝河只看到面前这张眼睛里写满了信任的脸。

看,这就是我喜欢的人,他那么自信,那么光彩夺目,我也要和他一样啊。

“嗯,我知道了。”蓝河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眯起来。

 

六月的天气,太阳高高挂在天上,蓝河脚步匆匆的走向彩排地点,还剩一天,最后两次彩排,想到这里他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晚会完了再过一个月大一学生的期末考试也即将来临,蓝河其实甚至比叶修这些毕业生还要忙一些,不过他依旧充实的忙碌着,看的同班的严飞和苏光殊直呼变态。

走到门口正要推门进去,却听到里面似乎在说自己的名字。

“蓝河?”喻文州若有所思的盯着叶修。

“我靠,叶不修你个混蛋盯着我学弟干嘛?!老牛吃嫩草啊!”黄少天猛地蹦了起来。

“激动什么,我就问问。”叶修闪过要扑上来颇有要打一架意味的黄少天,不慌不忙的开口。

“蓝河?文艺部的那个么?”一边旁听的张佳乐也开口,“你特意排到节目倒数第二的那个小孩?”

“那小孩儿……是个beta吧?”一边的孙哲平也走过来。

“跟这又有什么关系了?!beta怎么了?!孙哲平你看不起我们beta啊?”黄少天立马又换了集火对象。

倒是喻文州玩味的笑了笑:“如果是认真地,那么,前辈家里,会答应么?”

一个人突然都安静了下来,门外的蓝河甚至觉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Omega也没有什么好,没有主见最后不就生个孩子养个家?”叶修开口打断了尴尬的安静,依旧是散漫的语气,“你说是不是啊,乐乐~”

“叶修你混蛋!”

门外的蓝河却觉得自己像是站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脚有点发麻,明明是六月的天气,为什么感觉这么冷呢……

 

就在他不知道进去还是回去的时候,身体里传来的奇怪的感觉让他愣了愣。

呵,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这几天忙得竟然让身体都不对劲了么?

看来这愚蠢的本能帮我做了决定呢。

不再犹豫,蓝河轻轻掩上门,脚下不停的朝学校外走去。

 

礼堂门口留下的一点点幽暗的花香很快就被风吹散了,没人留意。


评论(15)
热度(123)
© 鱼生一只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