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生一只桃

少年目光沉着却狂热,自知其苦,自得其乐。

➳♡゛全职专属 叶蓝不拆不逆拒绝ky

➳♡゛写文还是喜欢被叫鱼生

➳♡゛苦逼医学狗,期末日常消失

➳♡゛生活是生活,故事是故事,可生活未必不能活成故事

【叶蓝】不再让你孤单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20:00

 

叶修是被门外的轻微的动静吵醒的。

这两天正好周末,两个人自从过上在联盟里朝九晚五的小生活以后周末几乎都是宅在家打游戏度过的。

昨天晚上许博远硬是找各种借口拉着叶修在沙发上看了十几p某站上一个up主的恐怖游戏实况。许博远胆子不大,但是很喜欢这些,叶修也乐得在人看害怕的时候把人揽进怀里占点小便宜。

于是昨晚叶修心底了然的任由自家恋人缩在怀里看视频,心不在焉地轻点着手指,看着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转。

等三根长短不一的针终于汇合的时候,游戏刚刚好进行到最恐怖的地方,伴随着up主有点毁气氛的尖叫中,小青年扬起脑袋,亮亮的眼睛里把恐惧全部挤出去的愉快昭示着他也一样醉翁之意不在酒。

“生日快乐,叶修。”

“我的礼物呢?”把人往怀里带了带,接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吻。

 

叶修穿上整整齐齐放在枕边的休闲服,懒洋洋的走了出去。

两个人在B市落户以后买了一套不太大的房子,上班生活倒也方便,顺便婉拒了叶家两位长辈关于搬到老宅一起住的邀请。

说起来,渐渐地日子过起来也就被家里人接受了,没有什么大的风波,两位妈妈过年过节还要聚一聚宛如一对好姐妹。

只有餐厅那盏鹅黄色的灯亮着,当初装修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开放式的厨房的装修方式,长长的料理台围成一个不大不小刚好够两个人可以一起做饭的地方,当然也挺方便干些其他的什么事。

此时,让叶修旖旎的思绪胡乱飘飞的人正围着围裙背对着自己,锅子里咕嘟咕嘟的炖着粥,飘出甜丝丝的味道和米粒本身带着的清香。

许博远似乎很仔细的样子,直到叶修从背后环上来才察觉到身后人的出现,手上忙活着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然后自在的向后凑凑了,汲取身后人刚从被窝里爬出来还带着一点暖呼呼的感觉的熟悉气息。

“怎么起来了?我还专门把闹钟关了。”语气里带着一点责备,不过也带着只有叶修能察觉到的懒洋洋的快活。

“可能是梦里都看不惯你自己忙活?”叶修假装思索了一下,带着笑,顺手接过许博远递过来的一副一次性手套,挪了两步,将装着还温热的米饭的碗拉到两人中间。

许博远很满意的弯起嘴角笑了笑,不过两个人待久了自然会变得很像,嘴上还是没怎么饶人的开口:“你都没做过,会做么?”

“哥这么聪明,看看不就会了?”叶修说着把手套套在自己手上。

修长灵巧的手指看得许博远不自觉又愣了两秒,然后噗嗤笑了一下,假正经的开口:“那可得仔细了,我可没有多余的饭,坏事儿了中午你没有东西吃~”

事实证明叶修还是很有天分的,不过万事开头难……

“额……”叶修有点尴尬的瞅了瞅手里没有用好力气而奇形怪状的饭团企图补救。

……

补救未果然后索性自己啃了半个,然后剩下半个塞进身边一直忍着笑的人的嘴里。

许博远嘴里塞着饭团鼓着腮帮,有点含混不清的说:“唔,这回的梅子干好吃。”

叶修也模模糊糊的回答:“是么?我觉得有点甜。”

 

最后还好剩下的饭团刚刚好塞满了两个饭盒,许博远的那个梅子的多些,叶修的就用其他口味的填上。

搭着拍黄瓜吃了熬的软糯糯的南瓜粥,本来就提前吃了点午饭材料的两人一致决定把本来是早餐的紫薯饼留下当宵夜。

——————————————————————————

车是叶修开的,车上的几张cd是一年前选的了一直没想起来换,反反复复听着虽然嫌腻,不过对于睡眠明显不足的许博远来说倒是刚刚好催眠。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最后的目的地是一个小小的农庄,梦里的人在叶修坏心眼的乱戳下醒来,迟来的起床气让许博远从后备箱拿出各种各样的工具的全程都低气压的皱着眉。

叶修偷懒,先一边妥妥的接下然后又放在了地上,最后一个长形的包倒是小心翼翼的接过然后眉开眼笑的跨在了肩上。

“媳妇儿送的生日礼物当然要好好拿着。”严肃的表情逗得许博远起床气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这是叶修今年的生日礼物,一根钓竿。

 

农庄是许博远办公室里同事的亲戚开的,他之前来过一次,还和同样是荣耀迷的老板聊的十分投缘。

所以当老板看到这位有几年荣耀资历的人都能一眼认出的大神之后,立马了然的给人安排了一处不会被打扰的幽静的角落。

“看看哥,光刷脸就够了。”叶修大言不惭的开口,换来身边人一个不给面子的大白眼。

 

一切安顿下来已经十点多了,钓竿支在一边,两个人坐在小板凳上晒太阳。

倒是许博远不怎么甘心的一会动动这儿,一下扯扯那儿。

叶修看着自家恋人像饿急了等不了的猫儿一样东摸西摸,无奈的笑了笑,把人悄悄扯过来:“别闹了,你这么走来走去鱼都被吓跑了。”

许博远瘪瘪嘴,顺势在叶修身边坐下,蜷着一双长腿发呆。

过一会儿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叶修颇为无奈的看着身边的人阴晴不定,终于忍不住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干啥呢,一会儿气一会儿笑的。”

许博远弯弯嘴角,侧过脑袋倚着叶修:“知道我为什么送你钓竿儿带你来钓鱼么?!”

“嗯?”也不破坏自家恋人翘着小尾巴的得意洋洋,叶修顺着他的话应声。

“因为我当年就是这么等啊等啊,等到你了呀~”

许博远半眯着眼,快到正午的太阳有点晃眼,照在他白色的短袖帽衫上,和几年前那个从场馆追出来有点气喘吁吁的表达自己爱意的倔强的人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眼中的坚定一日比一日亮眼了。

 

许博远稍微坐起身,闭着眼往前倾了倾然后很容易的碰上了也同样微微俯身过来的温暖。

一天就这么在时不时聊上两句,或者安静的靠在一起盯着水面的波动下过去了。

 

安安静静的岁月似乎就算这么被浪费完也没关系。

—————————————————————————

最后的收获还算称心如意,农庄老板很是热情的帮他们把鱼清理好才把厨房让了出来。

烤箱被提前预热,鱼被剖好浇上柳橙汁,撒上罗勒、大蒜、茴香、橄榄油、胡萝卜,少许白葡萄酒和柳橙皮中和鱼的腥气后随手递给叶修,被稳妥的接过然后松松的将铝箔纸包好安置在烤盘上放入烤箱。

另一边许博远把布格麦食和水一起倒入锅中煮沸后把火调小,转身刚好接过叶修递过来擦手的毛巾。

 

“困不困,中午也没睡觉。”叶修揉了揉明显有点睡眠不足的人,温暖的气息迎面而来,还带着食物的香味一起拥入怀中。

小青年蹭了蹭脸,轻声说着:“得了便宜就卖乖,就伺候你这一天,明天三餐可都交给你了。”

“蓝河大大欺负人啊~尊老爱幼懂不懂啊~”

“滚滚滚,那叶神你怎么不爱幼呢!”

“呦,终于承认自己三岁了?”

“去你的,明明有五岁!”

 

烤箱“叮——”的响起来的时候布格麦食也煮好了,加入调料搅拌好盛了刚好两碗摆上桌。

纸包鱼也被端上了桌,打开后浓郁的鲜香立刻扑了满鼻。

两个人就坐在小院子里的木桌上吃饭,太阳斜着照下来给食物镀上一层金黄黄的颜色,让从农庄摘来的蔬菜拌的沙拉看起来更加有食欲了一些。

也把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快到夏天了也不急着吃滚烫的食物,许博远随意的拨弄着碗里沙拉,心不在焉地唤了叶修一声。

“嗯?”

“以后退休了我们也开一个这样的农庄好不好。”

“好啊。”

“到时候……”许博远眼睛亮亮的,嘴角弯弯的,却没再继续开口。

“怎么了?”习惯了两个人待在一起经常是自家恋人说这说那他时不时应一句或者挑个刺儿的叶修抬起头正巧看到他撑着脸笑眯眯的样子。

“没什么,快吃吧。”

 

说出来可能很矫情,所以我选择用漫长的岁月向你解答。

从此以后的每一个生日,每一件无论是无聊的或者有趣的事,都会有我陪着。

不再让你孤单。

 

农庄外一条小小的溪流哗啦啦的流过,带走一段时光。

但是水边的石头却一直呆在原地,被打磨的光滑温润,留下一片深情。

我看到你,带着暖暖的阳光凑过来,给我一个甜甜的吻。

 

——————————————————————————

叶神生日快乐!


评论(16)
热度(138)
© 鱼生一只桃 | Powered by LOFTER